打開泰伯APP,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
立即體驗

沈陽機床衰落:工業母機不振何談智能制造

泰伯網?2020-02-13 11:40:46

摘要: 沈機去年預計虧損25-31億元。這是沈機連續第二年虧損,上年虧損了近8億元。

 

  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非常時期,沈陽機床股份有限公司(*ST沈機)披露了2019年業績預告。

  預告顯示,公司去年預計虧損25-31億元。這是沈機連續第二年虧損,上年虧損了近8億元。

  不過在八年之前(2011年),沈機曾以全年11.5萬臺機床的銷量、27.83億美元(180億元)的銷售收入成為當年世界機床行業的銷售冠軍。但自此之后,公司業績開始連年下滑。

  2011年凈利尚在億元以上,但到了2012年,凈利下滑到兩千萬元左右。2015、2016沈機連續兩年虧損,之后股票簡稱由“沈陽機床”更名為“*ST沈機”。公司在2017年實現了扭虧為盈,但2018、2019又將連續兩年虧損。

  去年8月20日,公司再度更名為“*ST沈機”。當天,時任沈機集團董事長關錫友強調:“沈陽機床走到今天這一步,完全是我們的主動選擇……它是一步一步按照我們戰略來實施的。”

  在工業制造領域,小到螺絲、螺母,大到航空發動機葉片,都需要用機床來加工。機床是裝備制造業最普遍、最重要的基礎工具,被稱作工業母機。尤其是高端機床更屬于戰略性產品。

  在我國數控機床的龍頭徘徊在破產邊緣的另一面,是我國經濟正在轉軌升級,其中制造業的升級尤其關鍵。

  01破產重組

  沈機的破產直接緣起于一筆441萬元的欠款。

  去年8月16日沈陽機床收到沈陽中院送達的《民事裁定書》及《決定書》,裁定受理債權人沈陽美庭線纜對公司的重整申請。裁定書顯示,美庭線纜為沈陽機床供貨,截至2019年5月沈機拖欠美庭線纜貨款441萬元。

  沈陽機床表示美庭線纜的債權屬實,企業資金短缺,無力清償到期債務,同意進入重整程序。

  相比于200多億元的總資產,441萬元實在不能算多。但是2018年沈陽機床的負債合計為202.4億元,總資產203.9億元,負債與資產基本相當。到了2019年年中,其負債合計為178.9億元,資產合計為165.8億元,已資不抵債。

  隨后沈機集團發布《戰略投資者招募公告》,招募戰略投資者完成公司重整。招募要求,戰略投資者上一年財務報表符合資產總額不低于1000億元、利潤總額不低于50億元的條件。

  很快,中國通用技術(集團)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亮相。數據顯示,2018年通用技術公司資產總額為1732.3億元,利潤總額為68.8億元,符合招募條件。

  事實上,去年1月沈陽市政府就與通用技術簽訂了《關于戰略重組沈陽機床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框架協議》。算起來,通用技術介入沈機重組已有一段時間。

  而幾乎就在參與沈機重組的同時,通用技術已完成了對大連機床的重整,也為重整沈機積累了一定的經驗。

  去年12月9日,中國通用技術集團獲得沈機股份5.05億股,成為控股股東,實控人變為國務院國資委。31日,沈陽中院裁定終結公司重整程序。

  02白衣騎士

  2015、2016,沈機連續兩年虧損,面臨退市風險。緊接著,2017年5月29日和7月11日,沈機有兩筆總額37.5億元的債券到期。然而,公司以新債還舊債的計劃,由于地方債務原因失敗。另一邊,銀行抽貸導致公司的資金鏈愈發緊張。

  在去年這次重組之前,2017年,沈機就曾瀕臨破產的邊緣。好在有地方政府的協調,沈機先是將上市公司旗下多個負債資產以1元的價格轉讓給母公司,從而減少上市公司負債約70億元。同時通過資產出售,實現利潤9.14億元,最終當年實現上市公司凈利潤1.18億元。

  同時,沈陽機床成功實施一期債轉股,獲得67.5億元資金,另外還獲得了銀行新增貸款8億元。加上業務回款,沈機逃過一劫。

  這次危機后,國務院國資委、發改委等八部委聯合印發了《沈陽機床廠綜合改革方案的通知》,提出了“止血、輸血、造血”的綜合措施,力推沈陽機床重新崛起。

  據悉,該方案下發后,通用技術公司開始在國資委指導下與沈機對接,反復溝通、討論改革框架,并在去年1月同地方政府簽署了框架協議。

  通用技術公司是1998年在6家原外貿部直屬企業的基礎上組建的國有獨資公司,起初以對外貿易為主,后來逐漸成為包含先進制造與服務咨詢、醫藥醫療健康、貿易與工程承包三大核心主業的中央直管國有骨干企業。

  通用技術公司曾先后收購了北京機床研究所、齊齊哈爾第二機床廠、哈爾濱量刃量具集團和大連機床等國內機床行業里的知名企業。

  大連機床的重整過程十分曲折。2017年11月,大連機床被裁定進入司法重整流程,但通用技術公司直至2018年9月才介入,最終在2019年4月簽訂重整協議,其整個過程將近一年半。

  談到沈機為何衰落,通用技術有關人士認為,近五六年來行業下滑的大背景是重要原因,而沈機自身的產品技術、產品結構在緊跟市場需求上做的不夠好也是重要原因。但沈機的技術研發、基礎積累還在,也有新技術、產品的儲備。因此,未來沈機產品結構要從中低端向中高端轉變,更加突出高端,這也是市場需求。

  03昨日輝煌

  建國初期,我國對機床工業高度重視。前兩個“五年計劃”內,我國已形成了18家重點機床企業,業內稱為“十八羅漢”。如今,十八羅漢沈機獨占沈陽第一機床廠、沈陽第二機床廠、沈陽第三機床廠和昆明機床。

  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,西方國家基本實現了機床數控技術的普及。而在改革開放初期,我國的機床產品基本還停留在傳統的手動操作技術水平。我國雖希望通過合資合作形式,快速消化和普及數控技術,但收效微弱。90年代,我國開始大幅降低機床產品的進口關稅,放開進口限制,放寬外資企業的市場準入。在外資企業、產品的沖擊下,我國大量機床企業被市場競爭所淘汰。大量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進入機床行業,民營企業逐漸占據主體地位。

  在沈機集團,1993年到2002年,被稱為 “黑暗十年”。在崗職工數從27000多人縮減到11000多人,而且連一個大學畢業生和新員工都沒有進過。為了生存,沈機發展了大量非機床產業。

  2001年到2011年,受經濟高速增長、投資需求旺盛的刺激,我國機床行業進入大發展期。有沈機前高管總結,“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后,國內開始刺激投資,發行國債給企業進行技術改造,機床市場開始緩慢提升。1999年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美國轟炸后,來自軍工的訂單明顯增多。2001年,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,到2002年底,機床明顯供不應求,此后市場規模逐年快速擴大。2007年,沈陽機床營收規模突破百億元大關。”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,但國內出臺了四萬億刺激政策,機床行業得以延續了增長勢頭,直至2011年達到頂峰。而從時間上,沈機的巔峰時刻也與之同步。

  十年間我國機床行業總產值增長了10倍,利潤增長22倍。從2002年和2009年起,我國分別成為世界第一機床消費大國和制造大國。

  在機床需求和產能急劇擴張的同時,數控技術也得到了普及。2013年以來,機床工業的產出數控化率和機床消費數控化率均超過70%,2016年更是達到80%左右。

  這十年,我國在入世之后成為世界工廠,誕生了大量的制造需求,這使得以生產通用類產品為主的沈陽機床,迎來了黃金的發展周期。

  不論我國機床行業,還是沈陽機床,2011年都是一個頂點。過去后,就是一路向下的趨勢。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數據顯示,2011年我國金屬加工機床市場規模達到390.9億美元,為歷年最高,2018年已縮至234.6億美元。

  04地方政府的鍋

  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期,大量資本投向機床行業,形成龐大產能。同時,地方政府追求GDP規模,也推動本地機床廠投資擴產,盲目擴張又使得重點企業的資產負債率急劇增加,為后來全行業的蕭條埋下了伏筆。

  從2012年起,我國經濟發展進入“新常態”,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率逐年下降,2015年降至個位數。我國機床工業隨之進入低迷期,延續至今。

  2016年,全行業虧損面達45%以上,大批企業破產退出。國有企業普遍資本金不足,企業負債率高,負擔沉重。2018年,全行業產值比2011年下降17%,銷售額下降21%。

  有專家認為:“一些老國有機床企業衰落,體制機制原因只是其中的一方面,很多是地方政府的責任。如政府要求企業搬遷,費用讓企業自己貸款解決,財務費用動輒上億,企業利潤微薄,經不住這樣的折騰。市場景氣時,地方政府硬性要求企業擴大產能、為GDP增長做貢獻,結果企業背負幾十上百億貸款,造成今天企業資不抵債的局面。地方政府在企業用人、投資方面干預過度,出了問題卻找不到責任人。”

  黃金十年,沈陽機床也在搬家。2007年,沈陽機床投資18億,整體搬遷至沈陽經濟技術開發區,新廠區占地70余萬平方米,廠房面積40余萬平方米。

  在努力擴張規模的機床企業還有大連機床。大連機床2004年改制后成為民營企業,它的機床產品與沈機類似,也是以量大面廣的通用類為主,兩者在很長時間里都是直接競爭對手。

  原大連機床董事長陳永開的夢想是,像造汽車一樣造機床。因此,他大量投資追求規模化和生產效率。在行業進入低迷期后,大連機床經營出現困難,2017年被法院裁定進入重整程序,最終由通用技術公司投資完成重組。陳永開則因涉嫌金融詐騙,被公安部列為A級通緝犯,2018年被警方抓獲。

  關錫友曾提及,陳永開提出用生產汽車的方式生產機床之論后,有地方官員曾要求他向大連機床學習。

  地方政府以GDP掛帥,對于國企自然會寄望甚重。據悉,2007年沈機營收突破百億,當時就要地方政府官員為公司提出了500億元的目標。近至2016年7月,沈陽市政府辦公廳還下發《關于支持沈陽機床集團i5戰略計劃的實施意見》,對2016年至2018年每年i5機床的銷量、產值等生產經營計劃列出了詳細指標。

  05禍起數控系統?

  嚴格來講,i5也是沈機衰落的因素之一。i5是沈機完全自主可控的數控機床系統,自2007年開始研發,可以說它是沈機乃至我國機床工業的重要戰略布局之一。

  2006年,一位國家領導人到沈機視察。這位領導人曾擔任過沈陽機電工業局副局長,在視察現場看到沈機所有的數控系統都依賴進口后,他說:“這個破鐵塊子,現在還這么做,這不是未來,沒有前途。”

  這位領導人對世界信息技術的潮流了如指掌,他對關錫友說:“小關,你小子跑不了,你必須開發數控系統。”

  臨走時領導人撂下一句狠話:“我經過全面的調研和思考,這件事如果沈陽機床不做,數控系統在中國就做不成。”

  關錫友1988年大學畢業加入沈機集團,2002年被任命為沈機集團總經理,2008年被任命為董事長。

  在聽到這位領導人的一席話后,他非常堅定地啟動了數控系統研發工作。2007年他說服同濟大學師兄朱志浩,在上海組建了一個9人的研發團隊,完全從零開始獨立研發數控機床系統。

  關錫友透露,在數控系統研發方面,沈機前前后后投入了30億元。事實上,沈機的財務狀況并不足以支撐如此龐大的研發投入。關錫友是在頂著巨大的風險,利用巨額債務做研發。

  “我只能用資金杠桿”,關錫友坦言,“這是我犯的錯誤,用短期的商業銀行貸款做了長期研發投入”。

  2012年,沈機集團并購的生產重型機床的德國希斯公司面臨倒閉危機,亟需2000萬歐元續命,同時上海的研發團隊需要3000萬元研發經費。被資金逼到無路可退的關錫友,一度崩潰到差點從德國賓館的樓上跳下去。

  2012年,沈機集團完全自主可控的i5數控系統研發成功。在西門子、發那科等國際一流數控系統服務商的圍堵之下,i5走了一條新技術路線。2014年,沈機集團推出i5數控機床并嘗試產業化。此后又相繼推出共享機床和租賃機床、基于機床終端的云平臺——iSESOL平臺(2015年)、對標蘋果ios的i5OS(2017年),陸續上馬了智能工廠和23個與各地政府合作的5D智造谷(2018年)。

  然而,i5沒能拯救沈陽機床,從2012年開始公司業績一路下滑,連年虧損,直至破產重組。在業內,i5系統從一開始就備受爭議,包括推進該項研發的關錫友也遭遇眾多非議。

  關錫友堅信,“i5要改變世界生產方式”——他認為,未來的智能制造不是單純的自動化生產,大而全的集中式生產方式將變成分布式、分級式生產。i5負責打通各個環節的數據流轉問題。傳統制造業借錢、建設廠房、購入機器、雇傭工人的流程將成為歷史。

  但是很多人認為,這個模式太超前,“像神話,像童話”。甚至連朱志浩也心存猶疑,他為i5OS應該延緩推出,因為生態遠遠沒有成熟。“生態培育需要一個更強大的團隊來支撐,我們還不具備這樣的能力。”

  有人把關錫友看成堂吉訶德式的人物,他回應:“相當委屈,我啥也沒做錯。”盡管他不顧一切做成了i5,但也沒法否認,在他的治下沈機走到破產重組的局面,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遺憾。

打開APP,查看更多內容
[責任編輯:鹿野]
泰伯網原創文章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

每一篇深度報道,解讀數字經濟、推動商業向善、定義轉型中國。關注泰伯網微信公眾號,了解最全面的行業資訊。我已加入“維權騎士”(rightknights.com)的版權保護計劃。

打開APP,查看精彩評論
  •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
  • 泰伯智庫

加入GIO俱樂部,連接GIO、連接產業、連接資本、連接海外。

聯系電話:13522258461

猜你喜歡

熱文推薦

精彩活動

更多>>
烟火节APP 15选5开奖结果同步 湖北30选5 快乐十分开奖走 球探篮球比分手机 秒速快3全天计划网 七星彩论坛 gooooal雪缘足彩比分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开机 澳洲幸运5是官方网站 南宁沐足服务哪最爽 快乐飞艇骗局 好运快三是哪里的彩票 黑龙江36选7开奖中奖查询 网上真钱麻将平台 辽宁11选5网上购买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